甘州湿地


小小说中的生态保护卫士——骆驼生态小小说浅析

时间:2015-05-11 17:53 来源:未知 作者:甘州湿地 点击:
小小说中的生态保护卫士——骆驼生态小小说浅析
 
    石鸣  老面
   
  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所带来的自然灾害的日益增多和加剧,人们对日益脆弱的生态环境也投注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这些关注在与人类生活紧密相连的文学作品中,自然也有着突出的体现。不同类型的文学作品,在以殊途同归的方式延续着拥有悠久历史的生态文学关注自然、关注生态和谐的传统的同时,也紧贴新的生态困境和生态课题,拓展着生态文学的题材空间和思考深度。在这方面,有着小说轻骑兵之称的小小说,自然不会让它活跃的身影缺席。纵观近年来不少的小小说作品,我们不难发现其中所蕴含的对生态环境的关注、对人与环境的关系的思考。有些小小说作家,更是用一系列小说来表达他们的关注与思考,曾在林业系统工作的骆驼,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一名对生态环境有着敏锐触觉的小小说作家,骆驼在他近年来创作的《最后一个猎人》、《乡长回家》、《绿堤》、《将谎言进行到底》等一系列生态小小说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多方面的揭示和思考,让人不难感受到其文字中对保护生态环境的一份担当力量。与一些作家主要通过优美的散文抒写大自然的美好和自己对大自然的深情以感染读者、激发读者的生态意识不同,骆驼的生态小小说主要是以批判和反思切入,而向人们敲响生态保护的警钟。
  发表于《百花园》2007年第6期的《乡长回家》,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与当下社会现实紧密相连的尖锐问题,亦即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体现在城市的发展中,也体现在乡村的发展中,骆驼将他的目光投注在了他熟悉的乡村。《乡长回家》中,乡长为了做好“上规模、成规范”的政绩工程,为了迎合上面“增收两百元,增粮两百斤”的奋斗口号,执意要砍掉竹林,在贫瘠的山上种果树。而这样的后果,却是不仅与增收的愿望背道而驰,更是严重破坏了本来和谐的生态环境。“长几根竹子还能卖几个钱,这一阵乱刀,草都难长了……这办事,也要讲个……这个叫…因地制宜不?该砍该留咋规划,咋就不先长个脑袋呢?”小说中老爹的话,可谓一语中的。美国著名的生态文学家爱德华·艾比曾经指出,“为发展而发展是癌细胞的疯狂裂变和扩散”,那么,为了“上规模、成规范”等“面子工程”,而去盲目、甚至是破坏性的“发展”,其后果显然比癌细胞的扩散更为严重,因为这样做不仅是在破坏生态和谐,更是在膨胀个人的私欲。而这种膨胀一旦扩散,则无疑会造成更为持久的生态破坏。千百年来的历史经验一再告诫我们,我们对自然应该保有一颗崇敬之心,我们“必须学会尊重这个精美细致但又十分脆弱的自然生命之网,以及网络上的每一个联结”(雷·卡森《寂静的春天》),任何无视自然规律而以个人主观愿望为指导的盲目发展,最终都只会以灾难作为结局。人与自然是平等的,构建和谐社会,不能仅仅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还必须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乡长回家》无疑引发会人们对这一问题的思考。
  发表于《短小说》2004年第1期的《绿堤》,则以“老舅”试图重建良好的生态系统的努力,对我们破坏生态的行为敲响了警钟。《绿堤》是一篇让疑问引导着阅读的小说:老舅为何不放明哥出来打工?老舅放着清福不享,却要花钱承包河堤种树,难道是想二次创业?小说中“我”和“父亲”的种种疑问,其实正体现出了普通人薄弱的生态意识。这种隐含的疑问,与小说的主题形成了一种内在的张力,所以当最后“我”无意中看到“《县志》记载:1966年6月13日,罕见的大洪水流经我县,县内龙泉、川河两公社因滥砍乱伐严重,柳堤河段堤坝年久失修,损失惨重,死12人……”而发现了老舅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生态系统的破坏对人类产生的威胁,而想要重建良好的生态系统时,小说的主旨也就清晰地呈现了出来。与之相映,发表于《小小说选刊》2006年第19期的《最后一个猎人》,则从正面提醒人们肆意破坏生态系统是要付出代价的,小说中“随处可见鸟儿尸体”的环境与“鸟儿四处啁啾”的环境的对比是让人惊心而且痛心的,这种对比在营造阅读起伏的同时,也将环保的主题尖锐地提炼了出来。当代哲学家米尔布拉斯曾经分析指出,“我们的文明是一种统治者的文明,这种文明被定向于允许一些人去征服另外一些人。……强权在我们的思维中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于许多人相信他们具有某种权力甚至具有某种责任去统治自然。……这种对于统治的强调是我们文明中的一种重要的罪恶。”所以面对自然,我们应该去掉这种“对于统治的强调”,才能真正维护一个良好而和谐的生态系统。我们不能总是让自然灾害来提醒我们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是我们的生存之本,而应该更为积极地去保护一个和谐的生态。这也是小说想要积极表达的意义。
  发表于《四川文学》2008年第2期的《将谎言进行到底》则是一篇很好的生态预警小说。小说叙述风格简练,节奏明快,很有特色。面对“鸟兽散了,干旱来了,山洪发了,庄稼没了”,连一滴水也找不到的环境,米小米不禁反思,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山民的困境?而反思的结果,是发现正是人类的贪欲,一步一步将自己推进了坑里——起初是百年大树,最后连几年生的小树也不放过——人类自己把自己处了凌迟。文章的后半部分,米小米通过自己的“谎言”,巧妙地促使人们恢复了良好的自然环境。这个结局,使文章多了一份诙谐和黑色幽默,却又不失震撼。在小说中,我们的愿望总是美好的,但是现实中,人们是否能够迷途知返呢?生态批评家布伊尔说,“预警性的启示录是当代生态文学的一个最有力量的核心隐喻”,生态预警小说通过对人类破坏生态的后果的想象与预测,警醒人们,人类如果不停止对生态的破坏,将自食其果。作为一篇生态预警小说,《将谎言进行到底》无疑会给我们留下更广阔的思考。
  王诺在《生态文学十二讲》中认为认为,生态文学就是以整个生态系统为视角,表达作家对地球生态环境深深忧虑的文学。在生态文学作品中,作家们常常表现着人与自然的关系,探索着生态危机的根源,甚至预测着生态危机可能给人类带来的后果。在生态危机日益严重的今天,骆驼在其生态小小说中所呈现的生态意识,以及所表现出的批判性、反思性、启发性,无疑是小小说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 上一篇:绿堤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