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湿地


乡 长 回 家

时间:2015-05-11 17:48 来源:未知 作者:甘州湿地 点击:
乡长回家
(骆驼)
  毛乡长搞完庭院经济发展规划,笔一搁,与办公室秦主任打过招呼,便匆匆往家里赶。
  老爹一坡赶一坡地带信来,说病得快不行了。
  毛乡长一拖再拖,总也撂不下手头的事,芝麻胡子一大把。
  这些天全县上下一片热腾,利用农闲砍杂去乱栽果树大战正酣。
  路上随处可见倒伏的杂木新辟的坡。毛乡长一阵惊喜,总算忙得有了些看头,又为乡亲们办了一件有益后代的大实事。
  毛乡长刚从屋角一转身,便瞥见老爹一张天要下雨的脸。身旁那一大厢竹子和几大圈蔑条使干瘦的老爹显得更小了。
  爹。毛张乡长满脸春光,你的病好些了么?
  就差一口气了!老爹也不抬头,一撂手中的篾刀,哟,乡长大忙人视察工作,体贴民情来了?
  爹,你这是……我不是抽空回来看望您吗?
  看啥?一张老脸,认不得?走,看看你的成绩去!
  老爹倒背了双手,一晃一悠地走。
  毛乡长莫名其妙,在后面挪着步。
  眼前是家里的责任田,田边几米外的坎下是一片竹林。竹林里全是竹桩,几根碗口粗的柏树横在地上。
  我问你。老爹扭着脖子,晓得这片竹林不?
  咋不晓得?毛乡长有些激动地点点头。自己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一分一角的学费都是从这竹林里来的。老爹用竹子编篾器卖,供一家人零用呢!
  我问你。老爹胡子在抖,晓得这些树不?
  这些柏树是十几年前老爹与自己兄弟几个一起栽下的,老爹特精心地看护他们,常把柏树比作人,叫他们兄弟几个挺直腰生长。
  爹,为了上规模,成规范,杂乱都得去除。
  杂乱?老爹一拍大腿,这叫杂乱?那么,这好端端的田里硬是要挖坑栽树变成地,叫啥?这田还要种不?
  爹,栽上果树,就是栽了摇钱树呢!
  摇钱树?前些年该栽得多吧!后来呢,摇了钱没有?栽了砍砍了栽,究竟要折腾到啥时候?
  我问你!老爹从衣兜里拿出一张“收成早知道”,说,这是你乡长大人的功劳吧!“增收两百元,增粮两百斤!”说的轻巧,一根灯草!口号年年提,粮钱年年增!土地象灯盏,眨巴眨巴只见减少没见增多!这庄稼能象高楼那样重起长?
  爹,这是上面提的增收计划和奋斗口号嘛!
  计划?计划来计划去都是空话?年年增收两百斤,隔个十年二十年的,这一块田就会亩产几千斤?上面某些人半天云里练武术——尽出空招,你这土生土长的一乡之长就不能  说句厚道话么?
  你看看。老爹指了指竹林,你那宝贝摇钱树往哪栽?
  这是一片石骨山,竹根从石缝里顽强地探出头来。
  长几根竹子还能卖几个钱,这一阵乱刀,草都难长了。老爹眼里有泪花闪动,这办啥事,也要讲个……这个叫……因地制宜不?该砍该留咋规划,咋就不事先长个脑壳?
  爹……
  莫喊爹!这些事办不成,你就是我爹!老爹使劲一捏鼻子,一把鼻涕甩在了一个树桩上,颤悠悠倒背着手走了。
  毛乡长心头乱麻一砣,顺势坐在田坎上,燃起了一支烟。良久,毛乡长摁灭了第八个烟头,与老爹打过招呼,便踏上了回乡政府的路。
  他想,这工作,是该稳脚稳手地搞,那计划,也该改一些点点,添一些内容了。
  转过那道胳膊肘般的大弯,毛乡长见老爹还在院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