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湿地


最后一个猎人

时间:2015-05-11 17:45 来源:未知 作者:甘州湿地 点击:
最后一个猎人
(小小说)骆驼
 
  九龙山方圆百里,山大、林茂,野物也多。野物多的地方,自然会生长一批批猎人,这里的猎人都是以种田为主,打猎也只是业余的一点爱好。逢年过节,冬夜夏午,猎人们便吆五喝六,阵阵口哨后,杂交的猎狗及其主人们便聚在村后的山路上,人们荷枪实弹,狗们如箭在弦,那阵势,确也令外来人莫名激动。 
  村子里出色的猎人当数再生。 
  再生三岁开始玩枪,木头的,见人见物都要紧瞄一阵,嘴里迸出串串枪声。后来当兵,玩上了真枪,练就了一手好枪法,成了远近有名的“神枪手”。据说,退伍五年,再生打下的野物成百上千,大到野鹿小到松鼠。九龙山的猎人从不打鸟,说鸟是山的韵。 
  我要讲的是1993年发生的事。再生至死也记得,日子是农历8月初7。那天天色阴暗,连绵的阴雨下了整整一周,按理,久雨初晴的日子是打猎的日子。再生清早起来,便一路歌声,为自己返回时的辉煌战绩奏上序曲。秋播后的田园一片嫩黄,再生惊奇地发现,田地里随处可见鸟儿的尸体,偶尔也看见几只横在路边水沟里的野兔,再生知道,这是乡人们为保住庄稼种子不让野物叨啄了去,在田地里撒上拌了毒药的种子及食物。简直是倒霉透顶,整整一上午,再生未听见一声鸟叫,未见到一只活着的野物,怒从心头起,只得骂骂咧咧地往回走,再生想,妈的,难道野物都叫打绝了? 
  猎狗也早已没有先前的激情,恹恹的像得了大病。再生刚走到他二妈院坝边,就听见他二妈的骂声,她在骂自己那头光吃不见长的猪,养了快一年了,还不足百斤。 
  再生二妈说,再生,把这瘟猪崩了! 
  再生看了他二妈一眼,没吭声。 
  再生二妈又说,再生,来,帮帮忙,给它一枪,中午你二爸请你喝酒,我也省了请刀儿匠的钱! 
  再生又看了他二妈一眼,问,真打? 
  打!打死这瘟! 
  再生刷地从肩头取下火药枪,瞄都不瞄,一勾扳机! 
  枪没响! 
  再生二妈向屋内走去,幸灾乐祸地说,你看你,还神枪手呢,屁野物没打着,连条瘟猪都打不死! 
  本就一肚子火的再生哪受得了这种气!他将枪口朝地上一阵猛杵,咚咚咚!结成团的火药便散落一地。 
  再生重新装上火药,多加了些铁砂子,使劲抖了些火药在机关下,举枪。 
  轰!一声枪响。 
  那头猪惊叫几声,逃得没了踪影。 
  再生二妈在屋里吼,再生,你小子啥技术?太丢人了! 
  见再生未出声,再生二妈走出屋来,却见再生早已在地上蜷成一团,左手捂右手,那枪已碎成了几节。再生的两个指头,正躺在地上,一颤一颤地动…… 
  人们说,玩刀的在刀上死,玩枪的在枪上亡。再生丢了两个指头,算他小子命大。也有人说,这是报应,是天意。 
  后来,九龙山便再无人玩枪。 
  而今,人们时常看见野物在山林田间嬉戏,听见鸟声在四处啁啾。人们说,都是再生那两指头丢得好,要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