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湿地


我心目中的美丽乡村

时间:2016-05-25 11:47 来源:未知 作者:甘州湿地 点击:
 我心目中的美丽乡村
 武怡君
 
  初夏的早晨,推开窗,雨后泥土的芳香阵阵扑面而来,清新中透着丝丝惬意,远处的玉米地满眼都是勃勃生机,一切都畅快了起来。穿上衣服出门,踩着湿湿的路面,走过熟悉的院落,看着一些破败的房子,儿时几个小伙伴躲在空落落的房子里捉迷藏、打闹嬉戏的影子,浮现在了眼前。从小在农村长大,对生养我的地方始终有一丝迷恋牵绊心中。有关乡村的记忆,像是身体里流淌的血液鲜艳热烈、像一泓清澈的山泉缓缓流淌、像长在峭壁上的苍松挺拔顽强,历经了沧桑岁月、世事变迁,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听不完的诉说。
  乡村生活是一首诗。秋虫唧唧,记录着农人们每天的忙碌,繁星闪烁,点亮着祖辈们生生不息的劳作,春夏秋冬,寒来暑往,静静的抚慰着每一个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农人。每到夏天,一群小伙伴们割草拾柴、放牛喂羊,嬉戏打闹、笑语喧哗。当天边火红的晚霞烧亮村子的时候,小小的身子进入到昏黄的灯火温馨的屋里,生火做饭、炊烟一片。乡村生活是一味药,就像母亲凉拌的黄花菜,苦涩清香而又甘甜嫩糯,一种味道中又混合着另一种味道。小时候,家里的大人割麦子,我们几个小孩在地里捡麦穗。父亲说,掉在地里的麦穗是老天爷的馈赠,很珍贵,用手一搓,就是一把麦粒,放在铁锅里翻炒一下,就散发出阵阵麦香,吃一口满嘴都是幸福。一场大雨将要来了,大人们急忙将麦捆码成垛,防止麦子雨后长芽,远处一座座小房子整整齐齐的扎在地里,等待着雨停后躺在打麦场上晒太阳。回到家,房顶开始漏水,奶奶赶紧把几个盆子放在炕上,晚上睡在脸盆旁边,看着房顶滴滴落下的雨水,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和惊恐……乡村生活是一部戏。每到冬天,村子里的大人们站成一排,靠在南墙根里晒太阳,算算收成,说说闲话。遇上哪家过红白喜事了,老老少少都去吃喝,热闹热闹,将一年的劳累都放了下来,养足了身体等着来年再多出点力,有个好光景。有些人家用石磨将新麦子磨成面粉,一家人围在炕头做月饼、麻花、大馍馍,趁着刚出鏊子的热气,将馍馍狠狠的咬一口,世界上没有比这更香甜的味道了。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知道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内心渴望着走出去,离开它的羁绊。于是努力着,争取着,终于像逃也似的走了出来。可当整日的生活在这缺乏自然之气的城市森林中时,心又莫名的失落起来,生命便在这种轮回中度过,一年又一年。村头的那棵老榆树,干枯的树干上已经没有了喜鹊的窝,原来清澈的小水渠里,塞满了垃圾袋、包装盒,住进小康楼的农户将老房子紧锁,时间久了房子逐渐破败、落寞,家家户户门前都停满了小汽车,每天都能听到放炮声。……终究有一天,先前的日子逐渐被淡忘,取而代之的是满处的攀比和躁动,而家乡在我的心里,只剩下了那座老屋以及老屋那两棵柳树,许多东西便是在这岁月的流失中消逝了。
漫漫尘土路上,怎会没有泥泞曲折,弯弯山道上,怎会没有坎坷不平?现在,随着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城乡融合越来越紧密,质朴、热闹、坚忍的乡村生活逐渐在转变,不禁让人有些恍惚。我想,适应、转型,只能是唯一的出路。相信终在一天,让我牵挂缠绵的乡村,定会旧貌换新颜,老树发新芽,开启幸福之门,绽放梦想花朵。
乡村不老,美丽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