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湿地


惜 水 情

时间:2016-01-26 10:24 来源:未知 作者:甘州湿地 点击:

惜 水 情

 作者:杨光祖

从我记事起,就体会到水的珍贵。那时,水对于我的家乡像奢侈品一样。

  我的家乡在陇东的旱塬地带,世代生活用水主要是去远处山沟里的凉水泉取水,其次就是靠上天施舍的雨水。所谓的凉水泉就是一个个不大的小泥坑,泉水时大时小。丰水年时,泉水还有保证;天气一旱,泉水枯竭,村民吃水就没了着落。记忆中农村吃泉水,主要靠牲口驮或大人们挑、孩子们抬,来回有三里路。那时候,父亲在公社革委会工作,常年起早贪黑、东奔西走。所以吃水就靠母亲和我们姊妹几个。农村孩子早当家,大约七、八岁就能帮家里挣工分了。我上面有姐姐、哥哥,下面有弟弟、妹妹,8岁以前,这吃水的活就由他们俩承担。先是抬,后来就是姐姐挑,哥哥和我抬。直到上初中时,农村试行土地承包,家里有了牲口,我们才不再去挑水或抬水了,那时候特向往老师讲的水龙头能接到锅台边的生活。

农村的卫生状况十分差,泉水是露天的,水质也随季节变化时好时差。一般来说,冬天的水最干净,敲开冰窟窿,就有清水涌出来。到了夏季,泉里会有蝌蚪和其它的微生物,牛羊马尿也会流入泉内,吃着有尿骚味的泉水也是常有的事。

  小时候只知道喝水不能剩下,喝多少就盛多少必须喝完。为了节约水,母亲常把洗菜、洗碗、洗锅、洗抹布后的水分类,一是用来拌饲料喂猪,二是存起来澄清下次接着用。每天早晨一盆干净洗脸水,应先是父母洗,然后姐姐、哥哥、我和弟弟、妹妹依次洗完。尽管,水已经浑浊了,母亲还要用这些水洗抹布、擦桌子,最后用作洒地浇树。到了90年代初,家家户户打了水窖,就再不用三五成群去挑水了。但是节约用水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及至我考上大学、参加工作前还是这样。记得在家乡第一次用半盆干净水洗脸,还是我结婚后。那次我带着城里媳妇回家探亲,妈妈特意让我俩先洗,同时还准备了一条新毛巾,当时我还不习惯,父亲在一旁看着我们为难的样子,就催促我说“没事,你们先洗吧。”我当时感到莫大的荣幸!虽然多少年过去了,每每想起这一切,心里还隐隐地伤心,但这些都已经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成为我永远的回忆!

  离开家乡已经快30年了,经常有同事问我,你怎么不喜欢吃大米,唯独对面食那么偏爱呢?我也说不清,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与当地的地理环境和生活习惯有关,我从小是在缺水的地方长大,没见过水稻,更不用说吃大米饭了。家乡因为缺水,所以因地制宜选种耐旱且收入高的农作物,如小麦、玉米、高粱、洋芋等,自然我也就是靠这些农作物养大的。考入大学前我是没见过大米,虽说到城里后大米多了,可到现在我还是改不掉喜欢吃面食的习惯。现在看来,已经是本性难移了。在家里,我的爱人是山东人也喜欢吃面食,我的女儿虽说是在张掖土生土长的,这几年受我们的影响也喜欢上了面食,这大概就是我这个陇东人的遗传吧!

再说家乡的农作物,它们完全是靠天上雨水浇灌的,收入多少不是人力所能为的,无论雨水多少每年都有收成,只是多和少的问题罢了。这些还好说,人的生活用水就不能随便了,因为人是离不开水的,水对任何生命都十分重要,重要到无法脱离。人们常说水是生命之源,水孕育生命,水贵如油。也就是说,没水可以没有生命,水比油更有价值。难怪庄子回答惠施的提问时说,世上比黄金更值钱的是水。

  去年探亲,家乡已经没有了我青春年少时熟悉的下雨成泥的小道。取而代之的是拓宽的马路和整齐的民房。家家户户已接上了干净方便的自来水,父亲告诉我这是一年前政府为民办的好事。观察几天,发现他们并不全用自来水,只是烧水做饭才用,其他依旧用泉水或窖水。母亲告诉我,用自来水太浪费了,泉水还是可以用的。听着年愈古稀的老人这番话,想想靠黑河滋养着的张掖人民,溪流潺潺、林草丰茂、湿地遍布,这是陇东黄土高原所无法比拟的。不过在陇东地区,母亲的做法蛮符合我们时下倡导的节约型社会的要求呢!

水是平凡的,平凡到它在地球上无处不在,生活中无处不有。正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些人不珍惜水资源,认为这是小事,跑、冒、滴、漏任其发展,他们对缺水是没有感受的。有则公益广告说得好:当地球上只剩最后一滴水的时候、当地球上只剩最后一棵树的时候,人类会怎样,我们的子孙会怎样……,在这方面,我是身同感受。今年,我的老家和大西南部分乡村一样,再次遭遇到了大旱,天不下雨、土地裂开了口子,农作物无法下种,刚露出青色的小麦也被晒死,老乡们的心里在流血……。水资源严重短缺,已成为制约陇东经济发展的最主要因素,这些都足以让人忧心忧心忡忡。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不节约用水。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也为了我们自己,请从小事做起,节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