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湿地


从自然中学习美

时间:2015-09-08 09:00 来源:未知 作者:甘州湿地 点击:
  人们喜欢到大自然中走走,去旅游,一个重要的内容是获得美感,就是满足审美的需求。在一个自然的场景中,具体的景物,时间空间的变幻,加上旅游者本身的心态以及审美取向和能力,可以生成无穷的美的状态和感受。有的甚至难以名状。
  对于自然的珍爱、珍惜和保护,我们常见的理由却往往无视了美这种自然的价值和属性。尽管有不少华丽的词汇,但是很多经不起推敲,主要的还是人们经济利益的需求占了绝对的终极目标。例如能源、资源、物种利用等等。至于“保护某某就是保护人类自己”这类语句倒是也暴露了人的狭隘和自私。按着这样的逻辑,保护某某是保护人类自己,那破坏某某同样是为了人的需求—很少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仅仅为了破坏而破坏这样恶作剧的行为。在这个逻辑里,保护和破坏顶多是小众和多众之间的利益争夺而已,并无太多高尚可言。保护自然最起码也是保护一切生命权,遵从自然的伦理而已。而从美的角度看,保护自然至少应该包含保护自然的美这个内容。
  德国人最早提出了森林可持续经营的理论,同样也是德国人最早提出了森林美学的理论。而这两者恰恰是有密切联系的。因为当初提出森林可持续经营的人正是感觉砍树带来的森林的消失导致森林美的消失,而人工林根本无法保持森林的自然美。所以要有限砍伐,以保持森林美的延续。就是说德国人提出的森林可持续经营的理论跟很多后来别的国家提出的同样概念在内容上是不一样的。
  自然包含着美的所有元素和形态。色彩、线条、对称,壮美、柔美甚至凄美等等。自然的进化总是在一种动态的和谐之中,人类认知的多种美都在自然中拥有并且人类认知的美也只是自然美的一个部分。而人类创造的所有人工美都是从自然美中总结提炼组合,不少只是简单的模仿就足够。例如,色彩,所有人制作物的色彩都不过是对自然色彩的再组合,并且很多色彩因为没有自然那样的和谐而偏离美。还例如,黄金比例是自然美的一个规律—人体作为一个自然物就本身体现了黄金比例—很多物品只要接近黄金比例我们就会感到愉悦就会感到美。人们在阅读报纸杂志时,就是在体验黄金比例这种美,因为它们的形状长宽都是按黄金比例设计的。
  美是和谐,美是生活,美是自然,美是人对美的认知等等,这都是美学家们对美的不同角度的定义,但是究竟美和人类的审美该怎样定义和解释,这涉及美既是一种存在也是一种认知,但是仅仅说美是人对于美的事物的反应认识,我感觉过于乐观和简单,也许美本身是人这个自然物的一种意识“储存”。否则我们就不好解释一些审美现象。
  人类在对自然美的学习中或美的意识的释放中,创造着人工美。从一座城市到一个村落,从高大的建筑到一个小小的挖耳勺,从汽车到轮滑板,当然最单纯的创造美莫过于一切艺术品了。但是似乎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人群对美的创造有着不同的重视点。李泽厚的《美的历程》和宗白华的《美学散步》分别总结了东西方的美的历史,但是我从中感觉,中国美的创造在艺术中似乎成分多一些,而欧洲人似乎在实用美上用的功夫更多。这就出现了我们在鉴宝电视节目中看到那么多美轮美奂的古代美丽的瓶瓶罐罐,但是我们生活中的瓶瓶罐罐很多还不够美。而许多现代工业品生活用品,很多美的用品多是欧洲人制作。我们有那么多充满美的意象的古代诗歌,但是我们写诗用的笔制作得也许还不够美。
  这种差别其实不仅是一个审美取向问题,也是一个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经济问题。现代商品不过两大价值,一个是功能,也就是满足实用性;一个是美观,也就是满足审美需求。并且二者其实也是一体化的。功能涉及技术能力,美观涉及审美能力。要产生好的被人们消费的商品,功能差肯定不行,但是仅有功能而不美观人们也未必消费。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一个企业乃至一个更大范围,审美能力的提高和技术提高一样,影响着商品的制造,当然影响着经济的发展。所以,可以说,审美也是生产力,审美也是发展力。
  审美能力的提高和对审美价值的认识显然需要审美素质的培养。这不仅是靠单纯艺术品的熏陶,更在于教育和生活的熏陶。因为审美能力是一个持续积淀的过程和经验而不是能突然改变的。在美的熏陶中,建筑因为其体量和耐久性,正反作用都是不可小视的。一个城市,很多缺乏美的建筑物矗立在那里对人们审美能力的销蚀和伤害是很大的。还要举个例子。鸟巢,但从这个词汇上在任何人心中唤起的都是一个美丽的感受。所以当北京建鸟巢时很多人都充满期待。可是令设计者和参观者始料不及的是,很多人近距离看到的鸟巢和电视航拍的感受相去甚远,以致有的人说那就是个金元宝。这是为什么呢?其实鸟巢的最佳审美角度就是空中俯瞰,这就像我们看自然的鸟巢实际都是一个俯视和全方位观看的角度一样。当以人的视角仰望一个硕大的鸟巢建筑时,当然难以找到我们在自然中看到的小小鸟巢的审美经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