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湿地


我对张掖的爱,如牛肉面般柔软绵长

时间:2015-02-25 17:21 来源:未知 作者:甘州湿地 点击:
我对张掖的爱,如牛肉面般柔软绵长
 
    故乡是我们成长的地方,漂泊的游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她,或许这种思念便是文人墨客笔下的乡愁。或许正是因为离开了故乡,乡愁才显得悲伤而美丽。
 
    那年,牛肉面、麻辣粉都还是一块钱一碗;那年,大家住的基本上都是平房,学校也是平房;那年,每天早上出门都能闻到燎羊毛的味道;那年,隋代木塔还是我校的;那年,班级里有许多少数民族的小伙伴;那年,丹霞地貌还不收门票……
 
    我怀念的匆匆那年,在张掖的历史长河中只是弹指一挥间。在滋养了两千多年文明的黑河中游,故乡“金张掖”便矗立在那里。这座大漠戈壁里的绿洲城市,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要道,也是如今“一带一路”的受益者。
 
    西汉时期大将军霍去病进军河西,大败匈奴,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之意,置张掖郡。西魏时,因境内之甘泉而改张掖为甘州,即甘肃省名“甘”字由来地,如今我们叫张掖市甘州区。
 
    霍将军来张掖打仗没得选,只能以良马为坐骑;新时代的我每年过节回家总会纠结,坐北京直达张掖的火车,还是先从北京飞兰州,再由兰州坐火车回张掖?两个行程都很折腾。
 
   去年12月份,兰新高铁正式运行,我的归乡之途顺畅了许多,西宁到张掖原来需要坐7个小时大巴,高铁将其串联后仅需两个小时车程。
 
    列车行驶在苍茫巍峨的祁连群山(被称作东方小瑞士),仿佛经历着一次奇妙探险。张掖西站就在市区里面,娘亲说,你走几步就能到家,我就不接你了。
 
    同许多的三四线小城市一样,在张掖市区内,不管去哪儿基本上都在45分钟以内。步行10分钟便能走到西夏大佛寺和明代镇远楼(市中心),驱车二十分钟可直抵湿地和沙漠。
 
    如今,张掖也有三环了。几年前,张掖开始筹建新城区,大片的新居民楼出现在这座绿洲城市的二环外,不过居民楼里的居住率并不高。长年混迹于北京五环外的我,每每回到家便会感叹,我家竟然住一环内。
 
    被誉为“塞上小江南”的古甘州既有北方的雄浑苍凉,又有南方的清秀隽永。河西走廊四大绿洲的河流皆发源于张掖境内和祁连山麓,古时便有这样的诗句来形容她的景色:“不望祁连山上雪,错将甘州当江南”。
 
 成长在这个被佛教文化深深浸染过的美丽土地上,有太多让我感到自豪的东西。大佛寺、马蹄寺、军马场、镇远楼等历史古迹,丹霞地貌、祁连美景、沙漠中的湿地等自然景观,数不胜数,一切都保存得如此完好。
 
    张掖是一个小而美的城市,在保留了古代遗迹的基础上,近几年更加注重文物和自然环境保护。如湿地的建设,这两年回去明显感觉张掖空气湿度在增加,这也在印证了“宜居宜游金张掖”这句话。
 
    在大西北这片多是荒漠戈壁的土地上,张掖的天然美景让大家以为它仅仅是一个旅游城市。实际上,张掖的发展更多依靠农业,她是全国十大商品粮基地、十二大蔬菜瓜果基地之一。
 
    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城市,西煤东运、西电东输、西气东输都通过张掖,给我感触很深的是张掖人的生活水平这几年提高很快,不少家庭添置了私家车,逢年过节的堵车便是一个有力的证明。
 
    和故乡在一起的那些年,回想起来一切依然如此美好,对她的爱犹如牛肉面般柔软绵长,希望她能健康温软地成长。